学国学

张曙光:如何做一个现代的仁者

文章来源: 编辑: 发布时间:2017年08月12日 点击数:138 字号:【小】 【大】

编者按:2017年7月22日,由中国孔子基金会与中华炎黄学问促进会领导干部学国学促进会、中国实学研究会共同主办的“第二届领导干部国学论坛——优秀传统学问与创新发展中国化马克思主义理论研讨会”在国家行政学院举办。来自全国各高校、科研机构、政府机关、社会组织和企业机构共计200余位代表参加了本届论坛。在论坛中,与会代表们梳理了马克思主义与中华传统学问的关系,阐发了中华传统学问与中国当代学问的关系,探讨了如何实现传统学问的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这一时代的重大课题。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张曙光先生以《如何做一个现代的仁者》为题作主旨发言。现将发言内容整理如下:图为第二届领导干部国学论坛现场,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张曙光先生作主旨发言。如何做一个现代的仁者  随着传统学问的复兴,不少学者越来越重视自己的学问身份。如,有人声称自己是“新儒家”,还有人声称自己是“新道家”或者“新墨家”。当然,也有人声称自己是“马克思主义者”“社会主义者”或“自由主义者”。但是,如果大家认真分析一下就会发现,前者虽然属于学问认同,突出自己是中国传统学问的传人,却直接定位于不同的学派。后者声称自己是“马克思主义者”“社会主义者”“自由主义者”,与其说是学问认同,不如说是表达了自己的政治立场和政治倾向。当然,因为都是学者,所以其行为都与自己的学术传承和学术背景有关,问题是,如果大家撇开他们的专业,撇开他们术业的专攻,那么中国的学人、常识人是否应当有共同的或者基本的学问认同?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么这一共同的或者基本的学问认同是什么?  中国的领导干部学国学显然不是要成为“新儒家”“新道家”“新墨家”,也不应只是简单的从传统学问中学一些为政为官之道,这虽然很重要,但不应局限于此。大家要承担的是推动中国现代化又实现民族学问复兴的重任,因而必须传承和创新中国优秀的学问传统。由此,我将以上的问题,即学问身份认同的问题,归结为这样两个命题。那就是:大家能否成为现代仁者?如何成为现代仁者?  我先给所谓的“仁者”做一个说明。我在这里不用“儒家”或者“儒者”,因为这样可能会被狭隘的理解。也不称“君子”,因为“君子”是相对于“小人”而言的,而“仁者”之“仁”是人之全德,故“仁者”也可以称之为“仁人”。“仁”与“人”可以互释,“仁”是人的本质规定,也是人的自觉要求。孔子处于不同的境遇,面对不同的对象,对“仁”的阐发各有侧重,但他明确自己的基本思想是“吾道一以贯之”,这就是仁道,曾子将其概括为“忠恕之道”。  仁道就是人道。近代以来,大家讲的西方所谓的“人道主义”,中国在两千多年前就有了这种人道思想,并且很全面,即人在天地之间的生存之道,实现之道。仁者也就是自觉践行人道的人,他们绝非只属于一个时代,而必定前赴后继。仁人志士是孔子以来作为传承中国优秀传统学问,并在自己生活的时代担当起天下兴亡的那些人。文天祥被称为仁人志士的卓越代表,他有一句名言:“孔曰成仁,孟曰取义,唯其义尽,所以仁至。读圣贤书,所学何事?而今而后,庶几无愧。”。鲁迅先生说:“大家自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 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他们是中国的脊梁。”。  近代以来,大家把仁人志士的称号分给那些唯心的人物和革命者,这就解答了大家能否成为现代仁者的问题。然而,过去由于受学问激进主义的影响,传统与现代被认为是完全对立的。要成为一个现代人,似乎就要与传统学问彻底决裂,四书五经不止是无用的,更是有害的,似乎只有彻底否定传统学问,中国人才能够进入现代,成为现代人,这是一种极端。反过来,另外一种极端是,要保持自己是中国人,要坚持自己中国学问的身份,就必须坚持三纲五常,特别是三纲,应该说这是一个很大的误区。这个误区是双重的,其一在于,没有认识到传统学问特别是孔子所讲的仁道具有超时代的永恒的意义。对于后人来说,仁道首先以文字符号的形式存在于圣贤书中。其二在于,没有认识到即使现代性与中国传统学问有一定的异质性,也不能简单的从异域把它横移过来,而必须在大家与他们的互动中激浊扬清,实现学问精神的自我突破,兼收并蓄,使大家不仅充实,而且充实而有光辉。否则,大家就会变成无根的浮萍,随波逐流。  历史给大家提供了两种反例。一是固守旧制旧说,不明世界大势,抱残守缺,无从进入现代,而顽固昏聩者的行为更是倒行逆施,如,利用义和团在庚子之乱中自杀殉清的理学大家徐桐。徐桐虽然自杀殉清,但是没有人把他与文天祥相提并论。再一种是,将传统学问视为包袱或路障,必欲除之而后快,其对现代的理解也必定是外在的和表浅的。学问和政治上都持激进态度的,其行为更加浮躁盲目,凌空蹈矩,陷入乌托邦的困境。可见,根本性的问题不在于大家能不能成为现代仁者,而在于如何成为现代仁者。能够同时引导大家进入现代社会而又承担传统优秀学问的,我认为根本上还是仁道,以及大家对仁道的理解和践行。  可以从以下三点加以理解:第一,仁道构成了大家的坐标系和出发点。从它出发,大家就能够承接和吸纳人类一切优秀思想学问成果。近代以来的仁人志士,可以说都是仁道的传承者和践行者。第二,仁道是大家反省自身并且评判是非曲直,评判善恶的尺牍。如,孔子说“为人者能好人,能恶人。”“见贤思齐焉,见不贤而内自省也。”。第三,仁道也是与时俱进之道。孔子被孟子称为“圣之时者”,不拘成规,相机行事,以时而定。孔子说:“君子之于天下也,无适也,无莫也,义之与比。”。君子对于天下的事情,没有一定要怎样做,不要怎样做,而是合理恰当的去做。天下国家也会变化,孔子说:“齐一变,至于鲁,鲁一变,至于道。”。如果说仁道本身是不变的,那它恰恰包含了合理的变化,并且指向天下唯仁,人人自律,人人相爱,生生不息,兴旺发达。  我想,对于仁道这三点,如果大家能够理解,能够坚持,能够践行的话,大家就可以成为一个现代的仁者。所以最后,我的结论是,大家完全应该,也能够成为现代的仁者。尽管大家职业而不同,学术背景不同,甚至政治倾向也有一定的差异,但是大家完全能够超越这些差异,在孔孟的仁道的平台上,相互学习,携手并进,共同推动中国现代化和学问复兴的重任。  谢谢各位!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