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家思想

用儒家“仁爱”增强中华学问主体意识

文章来源: 编辑: 发布时间:2017年08月13日 点击数:272 字号:【小】 【大】

“仁”,是儒学的一个核心概念。人们对它的理解并不完全相同。就连孔子的三位高足,理解也有高下之分。《荀子》记载,孔子向他的弟子子路、子贡和颜渊提出一个相同的问题:“仁者若何?”子路认为,“仁者使人爱己”。对这个回答,孔子的评价是:“可谓士矣”。这个评价已不低。子贡认为,“仁者爱人”。对这个回答,孔子的评价是:“可谓士君子矣”。这比对子路的评价高了一层。颜渊认为,“仁者自爱”。对这个回答,孔子的评价是:“可谓明君子矣”。显然,这是一个更高层次的评价。

为什么孔子高度肯定“仁者自爱”?这是因为,在儒家看来,一个有仁德的人一定是自爱、自尊、自立的人,而一个真正自爱、自尊、自立的人一定会推己及人,做到“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这样,他就会爱人,也容易赢得他人的爱。儒家的这一理念对大家今天增强中华学问主体意识很有启示。  当今世界,学问交流、交融、交锋之势前所未有,西方强势学问深刻影响甚至侵蚀着一些欠发达国家和民族的学问。如何保持和增强自身的学问主体性,成为这些国家和民族最关切的问题之一。对于中华学问来说也是如此:如果没有主体意识,就有可能被其他学问侵蚀甚至同化,沦为“学问殖民地”。这是一个非常严峻的问题。提倡增强中华学问主体意识,就是要做到既不妄自尊大,也不妄自菲薄。中华学问是中华民族对世界文明的重大贡献,是中国人赖以生存发展的精神家园,是大家最深厚的学问软实力。只有坚持并不断增强中华学问主体性,大家才能有针对性地吸取异质学问的有益养料,滋润、丰富和繁荣、发展中华学问。  中华学问有足够的智慧与气度消化外来学问,佛教被成功消化吸取就是一个例子。在数千年的发展中,中华学问之所以能广泛吸纳各种学问养料而始终具有自身鲜明特色,就因为它对外来学问并不是简单地拿来或拒斥,而是始终保持自己的主体性,坚持以我为主、为我所用。然而,近现代以来,一些人对学问的认识存在两个显著的不平衡:一是中西学问比重的不平衡,二是人文学问和科学学问的不平衡。这种不平衡体现在教育中,就是对中华学问关注不够,而西方学问却占极大比重。这是有失偏颇的。  《论语》记载有这样一个故事。孔子和弟子周游列国,到卫国一看,人来人往,熙熙攘攘。弟子问:人口这么多,下一步该怎么发展?孔子曰:“富之”。就是说,让人们的生活富裕起来。弟子又问,如果大家都富裕了,该怎么办?孔子曰:“教之”。经过30多年的改革开放,我国人民生活得到很大改善,甚至在许多外国人看来也“富”起来了。接下来该怎么办?就该像孔子所说的“教之”,加强教育。但问题在于教什么。是沿着西方学问的“引导”来教,还是继承和弘扬中华优秀传统学问?在我看来,后者才是大家的正确选择。当前,增强中华学问主体意识,最迫切的是继承和弘扬中华民族传统美德,认真研究和汲取传统伦理观念中的合理因素,建立符合时代要求的伦理观念、道德规范和社会秩序。  总之,大家既要有强烈的民族学问认同,又要有宽广的世界眼光;既要有开放接纳、交流融合的雅量,又要有不削足适履、不买椟还珠的智慧和定力,这样才能在学问精神上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