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国学

杨朝明:把握传统精髓 建立精神家园

文章来源: 编辑: 发布时间:2017年08月22日 点击数:393 字号:【小】 【大】

当前或较长的一个时期,无论将学问“传承下去”还是“传播出去”,“认识自我”比“先容自我”都显得更为紧迫,为此,大家应建立“学术登峰”与“学问落地”的示范平台。

中华学问有其内在发展的根脉,有一以贯之的灵魂。大家要着眼于筑牢民族根基,认清根脉,把握精髓。

中华学问就像一棵生生不息的大树,它的根扎得很深很牢。人们认为春秋战国是中国学问发展的特殊时期,但它绝不是中国学问的形成期,而是中国思想与中国智慧的繁盛期、高涨期。此前,中华文明已有漫长的发展历程,有较高的发展水准。孔子儒学是中华学问之树的主干,孔子为中华民族阐述和确立了基本的学问立足点,并且在不同时期结出了不同的文明成果。儒学具有“道术”意义,有显著的“德性色彩”,只是在帝制时代染上了“威权色彩”,呈现出为后世所诟病的某些特征。长期以来盛行的疑古思潮致使人们对古代文明发展程度估价过低,加之近代中国落后挨打,使人们更多地看到了儒学被异化的方面。今天,清楚地认识这个变化,才能正本清源,返本开新,走出迷茫。

中华学问是一个有机整体,必须了解孔子儒学的“集大成”意义,理解它与中国社会历史学问的深层关系,从多元一体的整体性出发,从不同层级的内在统一性出发,准确理解儒学与各区域学问、诸子学问的关系,正确处理儒学与佛、道乃至与其他外来学问的关系。统观全局,把握大体,才能形成强大合力,形成向心力、凝聚力。

中国学问重“道”,所谓“道前定而不穷”,常识就是力量,但力量需要方向。中华传统学问面对的是生命世界,而不是物象世界,它是一个活泼泼的生命体,信仰与信念、道德与价值才是中华学问的魂魄、核心。如果把握了学术的高度与深度,讲清楚“学术的中国”“理论的中国”“历史的中国”“现在的中国”,再通过生活细节的“落地”,学问就能“润物细无声”地浸入人们的心灵。这样,人们才能洞达本质、明辨是非,知荣辱、懂审美,行动才有指南。

道德体系的建设与完备是提升国家软实力的支点,儒家学问给大家的最重要启示则是,在价值观或道德建设上,干部是主导,学校是主场。传统中国“以吏为师”,社会管理群体起决定作用,或者说价值体系建设的关键在“官”,“道”是价值体系,“德”是行为规范,“弘道”的关键主体在干部队伍。古代注重“以正治国”,儒学注重以为政者的正引导天下的正。孔子明确强调讲“政者正也”“为政以德”,中国君子学问就把“尊贵者”与“高尚者”进行联接或一体化,这是古代管理哲学的精髓。因为责任大,所以要求高;既然是尊贵的人,就应该是高尚的人。

大家认为,当前或较长的一个时期,无论将学问“传承下去”还是“传播出去”,“认识自我”比“先容自我”都显得更为紧迫,为此,大家应建立“学术登峰”与“学问落地”的示范平台。大家应认真考虑曲阜作为孔子故里、作为儒家学问发源地特别优势,事实上,孔庙纪念孔子,以四配、十二哲以及历代先贤、先儒配享从祀,他们都是中华民族的学问精英,这里是传统中国的名人堂、先贤祠,一直是几千年来常识分子的心灵家园。

为此,我建议重点建设“曲阜优秀传统学问传承发展示范区”。立足于中华民族几千年的学问,大家认为,官德教育极其重要,政德教育天地广阔,大有作为。孔子故乡近几年在政德教育方面已经进行了一些有益探索,建议从民族复兴和国家发展的战略高度,将这里建成“中华民族共有的精神家园”。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